马识途对话90后作家:想当作家要准备“下地狱”

    |     2016年7月19日   |   社会资讯   |     评论已关闭   |    258

ad

马识途对话90后作家:想当作家要准备“下地狱”

央视《艺术人生》暑期特别节目《人生课堂》来到成都马识途家中,马老与年轻作家张皓宸畅聊人生。

马识途对话90后作家:想当作家要准备“下地狱”

张皓宸拜访马识途。马万梅供图 《四川日报》

新闻人物

马识途

1915年出生于四川忠县(今重庆忠县)。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革命家,著名作家,创作了大量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代表作有小说《清江壮歌》、《夜谭十记》等。

张皓宸

1990 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新生代作家、编剧,在网络上具有超高人气。代表作品有《你是最好的自己》、《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等。

我之所以叫马识途呢,是我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改名为马识途,代表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变。我是一个在走路的人,一直走在自己想走的道路上。”

“哪怕到现在,您仍然觉得自己还在前进,还在寻找……因为我看到过您写过的一幅字: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这两句话呢,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我的初心很简单,一个从国家方面来说,就是要救国。工业救国。对我个人来说,我的初心,就是要让自己真正做成一个人。”

“以我的感觉,要做成一个真正的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对,很难。关键还在于,如何把自己做成一个真正的人。我的座右铭是:无愧无悔,我行我素。就我个人来说,就是要把这八个字实现。”

这是102岁的革命家、小说家马识途和26岁的新生代作家张皓宸的对话。

据马识途的女儿马万梅介绍,这是今年7月初,央视《艺术人生》暑期特别节目《人生课堂》栏目组,来到成都,在马识途家中,拍摄的一个对话交流节目。该节目将于今日(8月4日)下午2:30在央视三套播出。

一位是102岁的革命家、资深作家,一位是90后小清新年轻作家,马识途和张皓宸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马识途在与张皓宸的对话中,向这个晚辈真诚袒露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并且分享了自己对写作、做人等方方面面的看法和见解。

关于人生

“不要为无聊的事浪费时间,不要被诱惑左右”

在这场关于人生的对话中,张皓宸向马老提出一些问题,马老都给予了耐心的解答。

张皓宸问马老:“现在评价一个人特别容易,骂一个人更容易。如果您在面对一些非议的时候,是直面,还是逃避?”马老说:“我行我素,笑而置之。我就做我自己喜欢的,做我自己追求的东西。完全不影响自己。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特别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久而久之,就会变得纠结和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对于后辈年轻作家,马老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们中国有很深厚的文化传统。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作家,应该多读一读传统文学作品。可能,你们读起来觉得困难,但也应该要读。这样才能对传统文化有更深的理解。”

在谈到当下的写作,马老说,自己没有太多时间写作了,“所谓的创作青春,我浪费了,让我觉得终身遗憾。在文学上,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希望你们注意,要珍惜你们的创作青春期。当它到来的时候,要抓住,千万不要为许多无聊的、没有多少意思的事情,把自己的时间浪费了。”马老还特别向张皓宸强调:“社会上诱惑太多,不要被这些诱惑左右。”

关于文学

“有文学梦,想当作家,要去生活,要准备‘下地狱’”

对于一些有文学梦,想当作家的年轻人,马老给出自己的建议:“第一,不要光想去当作家,而是要去生活。你要去干很多事情,然后,你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作家。第二,要想当作家的话,要准备‘下地狱’。其实,我自己变成现在所谓的作家,我自己也没有考虑或者计划过。我是真的喜欢写。创作是因为有兴趣,但是仅仅只有兴趣,也不行。我想一个作家,他应该在一个更广阔的范围内,进行生活,提炼素材。”

回忆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文学家,马老提到了鲁迅和巴金。

“1931年,我在北平(北京)上高中。我和同学在和平门外师范大学去听一个讲演。到了一看,是鲁迅先生的演讲。鲁迅是我最敬佩的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鲁迅。巴金先生呢,我和他有比较多的往来。他的人格,他的感情,他的各方面,对我都有很大的影响。写文章,做人,都要说真话。我认为,假如说,鲁迅是中国的脊梁的话,那么巴金应该是中国的灵魂。”

关于爱情

“男女要有共同的理想和追求,否则爱情很难存在”

在交流中,张皓宸提到了当下年轻人在处理爱情关系上容易出现的一些问题,问马老有何看法?

马老回答说:“我也年轻过,也恋爱过。所有的青年,必然要有那样一个经历,一定要有爱情的感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到底什么是爱情呢?说实话,我也说不清楚。我想来想去,男女之间能够一心相待,一定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除去外貌、性格等等,一定还有一个东西,就是一种共同的理想和追求。如果没有这个,我认为,爱情就很难存在。现在一些文艺作品中,爱得死去活来,打得昏天黑地,笑得荡气回肠,就是缺乏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问题的原因。像我过去恋爱的时候,我们是有共同的理想的,而且是准备把生命赋予这个理想的。这样的爱情,我真的享受过。”

最后,张皓宸还问了马老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问题:“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您有没有特别想回到哪个时候呢?”马老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都是向前看。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兴旺发达,希望中国的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这是我的愿望。”

相关新闻

转载请注明来源:马识途对话90后作家:想当作家要准备“下地狱”
ad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