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是如何追踪报道“毒跑道”的?

    |     2016年5月28日   |   焦点新闻   |     评论已关闭   |    302

ad

新华社北京6月18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司鸶 赵琬微)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问题操场17日开始实施拆除工程。作为半年前开始调查“毒跑道”问题的我和同事们,心里五味杂陈,因为塑胶跑道检验“合格”但又被拆除的操场,并不止这一家。

新华社记者是如何追踪报道“毒跑道”的?

6月17日,挖掘机在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拆除操场。 新华社记者 李文 摄

从去年12月开始,我们开始调查丰台区两所学校的问题操场事件,芳草地国际学校丽泽分校和北京清华附中丰台学校小学部相继曝出操场异味现象和部分学生流鼻血、起红疹、发烧等集中发生身体不适症状。

新华社记者是如何追踪报道“毒跑道”的?

6月17日,挖掘机在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拆除操场。 新华社记者 李文 摄

很快,我们收集到的一所学校内最早一批学生到医院进行体检的报告,共有55名学生的医学数据,其中,毒检报告44份,24人体内含有苯甲酸、1人体内含有尼泊金丙酯、1人体内含有香草醛、两人检出可可碱,这些医学数据令家长们恐慌和担忧,他们希望能得到权威的解释,然而医院和学校的答案却模棱两可,不能令人信服。

新华社记者是如何追踪报道“毒跑道”的?

6月17日,挖掘机在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拆除操场。 新华社记者 李文 摄

在各地不断曝出毒跑道事件后,王瑶(化名)女士决定在跑道问题彻底解决之前,暂时让孩子在家自学,不再去学校。“我也不愿意停课,但孩子的健康是无价的。”她无奈地说。在家长们强烈抗议下,芳草地国际学校丽泽分校在检测结果还未出来的情况下将新建操场拆除。随后,学校提供的检测报告显示,操场跑道合格。

新华社记者是如何追踪报道“毒跑道”的?

6月17日,工人在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拆除操场的现场施工。 新华社记者 李文 摄

为何操场检测都合格,孩子们却依然身体不适?我们在调查中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张金良教授等专家告诉我们,孩子如果在同一个环境下,相对集中出现身体状况,那么这个环境出现问题的可能性非常大。可是,孩子身体不适与操场异味之间的必然关系缺少完整的证据链。在整个工程的原材料、招投标、验收、检测等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现有的跑道国家标准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标准,并非国家推行的强制标准。我们联系上该标准起草人之一师建华,他告诉我们,学校可以选择采用该标准,但也可以不采用。这是一些校园劣质跑道出现的重要原因。可以说,对于目前中小学跑道的合格标准,根本缺乏一个可以“兜底”的可靠标准。

如果没有严格的标准依据,监理、验收、事后检测等环节是否“可靠”根本无从谈起。回过头看,所谓“合格”的跑道,很多时候并非按照国家标准验收。他们可能用的“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或者测量“抗压强度、硬度弹性”等物理性能验收,而非家长们关心的跑道毒性检测。长期以来,这种荒谬的现象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

今年5月,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等学校的操场也相继出现问题。西城区教委对事件处理态度积极,一方面积极组织环保部门检测,一方面承诺可以根据家长的意愿将操场拆除。然而,拆除之后,关于跑道的话题肯定还将继续。

从此前经验看,操场铲除了,但味道依旧没能消除。据了解,从出现问题到现在半年过去了,芳草地国际学校丽泽分校的一些学生有的已经转学,有的在外地借读,还有些断断续续仍有流鼻血、发烧等症状。而接受我们采访的李海波同学(化名)仍然还没有复学。家长们的诉求也很简单,就是希望能有个说法。

“他想念小朋友,希望能去上学。但是家长们特愤慨,觉得跑道的有毒物质害了孩子们的健康,却没有一个像样的说法。”一位已经半年没上学的学生的家长给我发来这条信息。“我不愿意孩子对此知道太多,不希望他心里留下仇恨或其他阴影,真不知该怎么对他解释。”

北京市教委日前宣布,将会立刻同各相关部门着手制定北京中小学塑胶操场和跑道的建设和监测标准。在新标准出台之前,各校所有在建或待建操场暂停施工。我们相信,很多家长听到这个消息会觉得暂时松了一口气;我们希望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新的标准可以更加完善,并能在跑道修建的全过程得到严格的落实和监督。

让关乎孩子们身心健康的跑道成为“阳光下的工程”,让家长放心,更能给孩子们一个交代。

(青岛信息港 http://www.bandaowang.cn)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华社记者是如何追踪报道“毒跑道”的?
ad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