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医托诈骗案追踪:保洁员承包诊室 雇医托骗人牟利

    |     2016年5月29日   |   社会资讯   |     评论已关闭   |    352

ad

原标题 保洁员承包诊室 雇医托骗人牟利--北京特大医托诈骗案追踪

新华社北京6月14日电 题:保洁员承包诊室 雇医托骗人牟利--北京特大医托诈骗案追踪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鲁畅、林苗苗

因嫌“生意”冷清,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奥东中康医院竟将中医诊室承包给在医院做保洁员的彭社国,由他雇医托将患者骗来看病买药,骗取39名患者共计15万余元。6月13日,彭社国和北京奥东中康医院法定代表人、院长、大夫以及多名医托等10人,被控诈骗罪在北京朝阳法院出庭受审。

“新华视点”记者了解到,2015年7月,北京警方破获特大医托诈骗案,抓获涉案嫌疑人150名,其中医托80余名、医疗机构工作人员60余名,北京奥东中康医院就是涉案医疗机构之一。

保洁员承包中医科诊室 医院收取13%“管理费”

北京奥东中康医院位于朝阳北苑地区,是今年60岁的北京人肖星翔所开。据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4月至7月间,肖星翔、田志强将北京奥东中康医院中医科诊室非法承包给医院“搞卫生”的保洁员彭社国。

作为本案的第一被告人,肖星翔称,他开医院8年了,院长田志强是他的老战友,医院和医生都有资质,很多其他医院也存在承包科室的情况,他只是和彭社国协办中医诊室,没有诈骗患者的故意,也没有获得任何利益。据肖星翔称,他只是将医院科室承包出去,按照“行规”收取收入的13%作为“管理费”,用于医院日常开销。

但同庭受审的彭社国说,肖星翔主动问他能否找到“医托”。彭社国供述,肖星翔说医院的中医科没什么病人,养不起医院,问他能不能找几个人当医托,改善医院经营状况,“能改变一点是一点”。彭社国承认自己联系了两名医托,每日给他们结算提成,一部分钱给医生开工资,自己拿一部分。

院长田志强称,医院属于肖星翔,承包诊室的事由彭社国和肖星翔私下商定,自己只是两年前应聘到医院当院长,每月工资6000元,并未获取其他利益。

根据田志强的供述,肖星翔说和彭社国合作开了新科室,看复诊的病人,中医科开诊当天他才知道被承包出去的事情。后因出现了病人投诉、退药,田志强意识到有医托,并提醒过肖星翔。

记者14日来到涉案的奥东中康医院,医院大门紧闭,外墙写有“拆”字,透过窗户看到医院内办公设施等已经基本清空。周围商户称该医院关门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1000元医药费医托提成400多元

记者调查发现,在各大医院门口常年徘徊着一些人,主动与患者搭讪,介绍“治愈”经验、贬低正规医院、推介所谓特色诊所,忽悠患者到一些医院看病。这批人就是医托。

本案的起诉书显示,彭社国雇佣组织被告人彭余良、刘金莲、汪云晖、曾庆桂、彭飞兰等多名医托,将湖北、四川、黑龙江等地的李某某、王某、曾某某、张某等39名被害患者从北京市的朝阳医院、解放军302医院等正规医院,骗至奥东中康医院中医科诊室,找医生朱文德看病并在医院买药,先后骗取39名患者15万余元。

今年42岁的女子彭飞兰就是彭社国雇来的医托。据她交代,2008年她因做医托被两次行政拘留,丈夫汪云晖也是医托。在他们居住的西城区未英胡同的地下室中,共住着3对医托夫妻。

彭飞兰说,自己通常在朝阳医院等处拉病人。由5名医托为一小组,外地来京求医的病人或家属作为主要目标。去年6月底,一个外地女患者来朝阳医院看皮肤病,彭飞兰等“热心”介绍奥东中康医院看得好,将患者领到了奥东中康医院。患者看病花了600元,彭飞兰等人平分了200元提成。一名到解放军302医院看肝病的患者也被彭飞兰拉走,1000元医药费带给彭飞兰等人400多元提成。

据记者了解,医托们利用暗号沟通,方便分配提成。如果病人自行前往医院,彭飞兰等人就会在纸条上写明地址和路线,同时留下暗号,“我一般会写个‘1’,或者写上‘彭’。”彭飞兰称。

医生开中药牟利 每天二三百元工资

据了解,这家医院选择中医科承包,是因为中药即使治不好病,通常也吃不坏人,而且药材成本低,可谓“一本万利”。

这些药方都出自该医院医生朱文德之手。今年53岁的朱文德于去年5月份到医院上班。他供述,每天由彭社国把病人带给他看,他负责开药,然后再由彭社国拿着药方到楼下划价,每天看五六个病人,彭社国给他发二三百元工资,都是现金结账。

不少患者表示,在这里看病不仅“钱花不少”,而且“病没治好”,有受害者称花了3000元买药后吃得流鼻血。

刘某原本陪妻子在海淀区武警总医院挂乳腺外科。一名男子搭讪得知刘妻患的是乳腺结节后,说自己的妻子也得过这个病,找奥东中康医院的朱大夫看后吃了三个月的中药就治好了。该男子的妻子等人也过来附和,刘某和妻子在这些人的带领下去了医院。

朱文德询问病情后表示吃一个疗程的中药,三个月就能痊愈,并开了4599元的中药。回去途中,刘某觉得可疑,又与妻子回到武警总医院看病并做了手术。妻子出院后刘某随即报案。

庭审上,公诉人建议对肖星翔、田志强、彭社国和朱文德四名主犯处以有期徒刑三年至五年。此案将择日宣判。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易胜华认为,大量患者涌向大医院,出现了小医院通过科室承包等各种方式竞相招揽患者的现象。由于医托获利的链条隐蔽,都是暗箱操作,打击难度较大。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我们处理了大量的医托案件,感觉最大的问题就是取证难。目前医托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基本是每天销毁证据。而且由于涉及金额不高,所以一般都是治安处罚,被刑事处罚的都是幕后组织者。”韩骁说。

“解决医托顽疾还需要医疗机构本身做大做好。”易胜华说,要重点打击医院内部人士和医托及民营医院勾结的行为。

转载请注明来源:特大医托诈骗案追踪:保洁员承包诊室 雇医托骗人牟利
ad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