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ed in 未分类

芭楽视频

芭楽视频用两个字来形容朔月的心情是:吃了。(最后一个字不想说出来)

用三个字来形容朔月的心情是:日了狗!

然后,大家会发现,吃了shi和日了狗,这两个形容词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相似。

“啊啊!”所有人看见辰旭,都是被吓得退开三步。

朔月也是啊。

她恨不得推开这只吓人的蠢猫,她自己都被吓糊涂了,不知道为什么辰旭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冒出来,难道是躺在棺材里面的那只鬼王会读人心,所以特地变成了辰旭的可能是猴师,模样来和她拜堂?可是刚刚那种狼吻式确确实实就是辰旭犯蠢的既视感啊!

“鬼……鬼王现身了……!”陈老爷吓得瘫了。

鬼王?

朔月脑子里一片真空,被突然冒出来的蠢喵给吓得还没缓得过神来。

这个时候,辰旭眼神一挑,说:“该滚了,本大爷拜完堂该洞房了。”

“洞房?对对!拜完堂该洞房了……”陈老爷赶紧招呼自己的人马,连滚带爬地拉开门逃跑了。王青是想留下,但是还是被陈家的人给推出去了。

砰。

如纯净水搬清纯氧气型美女唯美私房写真集

门关上了。

“乖乖老婆,我们快洞房吧,为夫等不及了~~”辰旭拥着朔月,这个时候尽显恶霸本质,撅起两片薄唇就要朝朔月吻去。

OH~NO~

内心跟吃了Shi和Ri了狗一样的朔月这一刻是十分抗拒的。

她吃力地推着辰旭,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日会上演这种“欲迎还拒”的戏码:“不不,师父,你冷静一点点,我觉得我有点事情需要向问你一个清楚。”

“问那么多干嘛?来,先脱裤子。”辰旭一手揽着朔月,腾出一只手来解自己的皮带,这个时候,朔月就忍不住了,一记直勾拳打飞这只不是春天还在发情的蠢猫:“本姑娘说有话想问你啊!”

辰旭KO。

“有什么事情可以洞房之后再说嘛……”辰旭哭。(TAT)

朔月捂着脸,脸颊滚烫烫的,刚刚王青还劝她不要把这个冥婚当成过家家呢,结果某猫出现,想不把这冥婚当成过家家,那是不可能的。

“师父,这个人、那个人、还有这堆人,”朔月指着地面上的碎尸问:“都是你杀的?”

当她看到这些画面的时候,她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这地面上一堆鲜血,几块碎尸,还有脑浆啊、肠子啊之类。卧槽了个去的,要是在这种环境下还能日,真的佩服辰旭内心的强大!反正她是做不到的,坚决地、抗拒!

辰旭的日泡汤了,心情很不爽,抠抠鼻屎,不开心地回答:“不管我的事。”

朔月问:“那是谁杀的?”

辰旭:“一只戴着狐狸面具、扛着把大菜刀的男人杀的。”

“菜刀?”

“嗯,这不是都把人切了吗?”

“……师父,在你眼中,这个世界上除了菜刀之外,还有其他刀吗?”

“有……”辰旭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了不少,下面三个字他是咬着牙,从齿缝里面挤出来的:“剃毛刀。”

朔月一怔:“有这种刀吗?”

下一秒,辰旭扑了过来,歇斯底里地扯她的衣服:“把我的毛还给我啊!你这个禽兽!快把我的毛还给我!卧槽,这毛质量怎么这么好?都撕不开……”

话未说完,就被朔月一记左勾拳打飞了:“卧槽,你究竟是在夸你的毛呢,还是骂你的毛呢?”

辰旭咬手绢:“把我的毛还给我……”

朔月忍无可忍,上去掐这个状态游离在外的蠢猫,问:“师父,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哟~!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的的的的的???”

“好奇怪,为什么我好像听到了回音?”

“说!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相信你会来得这么恰巧!说,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来到的?”

“从你吹响第一次骨箫之后20分钟内我就到了……”

用力掐!

朔月怒吼:“既然早就到了,为什么不现身?你这只蠢猫!”

辰旭泪:“我想看看你为什么要跟一个丑男人走嘛。呜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徒儿,你竟然为了一个丑男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我敢打赌,如果今日是我遇到了这样的危险,你……”

“没错,我会头也不回地走开。”

“呜哇哇!我就知道,你一点都不爱我,你爱那个丑男人,呜呜呜!我有哪点比不上那个丑男人的?我颜值明明比他高!比他年轻,比他有体力!”

朔月真是想掐死这只蠢喵了,他难道是用尾巴来代替思考的吗?如果是遇上那样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她出手,辰旭自己也会把对方弄死的吧?当然,偶尔,辰旭也是会自己把自己作死的,比如说现在这样。还有,“有体力”是什么鬼?!

“那你干嘛这个时候现身?”

“我看见你要拜堂,所以就来了。”辰旭想到这件事就喜滋滋,笑得像个傻白甜似的:“现在堂也拜过了,乖乖老婆,话可是你说的哟~!拜过堂之后,我就是你的人、你的尸、你的鬼了~!不许耍赖,耍赖是小狗~!”

听到这句话,朔月再次尝试到吃shi的滋味!

真是哔了狗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过,这话竟然是对辰旭说的!

靠了!

“那只鬼王呢?”

“我来了,他就走了。”辰旭傻白甜地笑着。

朔月一爪掐住他的脖子:“老纸是要引鬼上身啊,你这只蠢喵!他跑了,你让我怎么把他带回黄泉1路去虐?现在鬼被你赶跑了,你赔!你说你该怎么赔我?”

辰旭娇羞地拉下领口,露出香肩,不停地抛媚眼:“我这不是把自己赔给你了吗?”

啪啪啪!

真受不了这么骚包的师父。

脸被打肿后,辰旭就乖多了,指着棺材说:“别担心嘛,他鬼是跑掉了,但是他的尸身就在这里,有尸身在,还愁找不到他?”

朔月闻言有理,指着棺材说:“把盖子推开。”

辰旭委屈:“你指使我?”

朔月默默地把手朝辰旭的脖子伸去……

辰旭立即转身,扎马步,耍完一套太极拳后再把棺材盖给推开了。

“我来看看这个鬼王到底长什么样子……”朔月说着,就攀爬上去想看看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鬼王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哪知道刚探过头去,辰旭就遮住了她的双眼:“老婆啊,不行啊,万一人家没穿衣服呢?”

“没穿衣服你就把他阉了呗。”朔月抓下了辰旭的爪子,往里一看……

“还好他穿衣服了。”辰旭放心地笑了。

这棺材里,躺着的不是人。

而是一只狐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