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ed in 未分类

资源最广的影视软件

资源最广的影视软件巧兰和大家群策群力,又督促着二位嫂子做了几样拿手的硬菜作为特色菜写到菜谱上,又加了几个时令的菜色,特色菜中鱼虾可是主要角色,各种做法已经陆续开始研究了,先上嫂子们拿手的,在慢慢研究其他味道的。

同时还给他们加了一道时令菜色,麻辣小龙虾,小龙虾他们这里吃的人不算多,但知道这是能吃的,不过因为处理起来很麻烦而且河里长得很脏,很多人不愿意吃,做出来总有腥味,远不如鱼虾畅销。

但巧兰给他们做了一顿小龙虾后,大受欢迎,这个可以作为新菜推出。

菜品的事搞定了,各种肉和鱼的货源也都在码头等摊位上提前订购了,签了合同交了一些定金,说好了一个月结一次账,每日送货。

新开张这日巧兰和李母等人一直忙活到下午才算停下来,因为搞了点优惠活动,所以人还挺多的。

吃一碗送一碗就是送卡片,卡片是用做木工活剩下的小木片刻着百味居的招牌等字样,这倒让顾客觉得很稀奇。

当天收入还算可以,总算是把饭菜的成本收了回来,此时他们庆幸跟王嫂子分担了一部分成本,王嫂子提前就开始独自在码头卖饭了,倒是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且一个月会给张氏二人分担不少的压力,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因为目前新开张,到处都要钱所以店里只有张氏二人在干活,不敢招人,王嫂子和春妮下午没生意就会过来帮着一起干活,准备明日的早餐和午餐等准备事项,清刚暂且不用上学,每日跟着在店里招呼客人,清远下了课就过来帮着干点活吃个饭休息一会,铺子后面有院子有房间,单门给兄弟俩准备一间屋子可以读书学习。

有了两个小的轮番帮忙,倒也支应开了。

学文则经常给他们送货过来,不过不能久留,家里的土地也需要人打理呢。

张氏和小玲子轮番住在店里,为的是早起准备早餐,换着回家休息。

巧兰则在家加紧绣嫁衣和嫁妆,打算今年最好能把嫁妆全部绣完,这样明年才能空出时间以备不时之需。

清纯美女温柔另人酥心

今儿倒是有个稀客来了,是李相爷家的管事,特意过来找巧兰的。

管事的站在门口,下巴微微抬起,态度倨傲,眼神肆意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新盖起来的小院,眼底有着不耐烦和冷漠之色,

“小姐您好,我家主子特地让我来请您上门,想请您帮着给绣样东西。”

“管事大人好,以前都是李叔来找我的?怎么今儿不见李叔过来呢?是这样的我和李叔那边是签了契的,不能随意自己接私活,有活必须要经过李叔的同意,不然就是坏了规矩,以后我就不好做人了,何况李叔一直拿我当侄女对待,处处照顾,我不能撇下他自己单跑。不知道您跟李叔哪边说了没?”巧兰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人突然上门贸然来找自己做活呢?

要知道青山县这块,凡事有点银钱和门路的人物,都知道她是属于李叔那个锦绣阁的,一般都是李叔过来找自己,别人是不会上门来找绣娘的,因为没必要,有人还嫌弃跟绣娘搭茬掉价呢,不是一个层次身份的人,和你说不着,我掏钱你给我绣就完了。

管事眼里到闪过一丝赞赏,微笑点头,“是这样的,道是我们的疏忽了,来得匆忙,不然我们一起出门一块去锦绣阁说一声就成了,也不要紧的,反正交图的时候也是李掌柜给我们送的。”

巧兰心里还有些疑惑,但不好得罪李相爷,这样的人物权势滔天,随便伸个手指就能摁死自己了,还是要好言好语的客气着才对。

“既然这样那您先稍等我片刻,我换件衣裳就随你去。”巧兰转过身脸色极其严肃难看。

李母瞧了眼她,心头泛起疑惑,这丫头怎么脸子这么难看?不过却没说话,而是客气的给泡了热茶奉上,“您喝茶,家里没有好茶,这是我儿子自己炒的茶,您别嫌弃。”

管事客气的品了一口,眼睛却亮了一下,“这是李学武炒的茶?”

“咦你知道我儿子啊?是他弄得,这是山里的野茶树弄下来的,他说家里也没个茶叶,来个客人也不方便,就给我炒了些。”李母不疑有他客气的寒暄着。

“怎么没见他呢?去给人看病了?”管事的转转眼珠,私下在屋里瞅了眼,屋子是很不错的,堂屋布置的很大方清雅,要说农家有这水平确实值得他跑这一趟了。

堂屋主座上方悬挂的是一副名家字画,管事的仔细看了好几眼,竟然不能直接断言是假货,嘶!这倒是有些奇怪了,难道说李家人确实非同小可不能小觑?

“他去城里仁和堂做童子了,不在家,在家也是炮制药材没人找他看病了,也就是本村人不忌讳找他去看看,但都是一个村的不要诊费,有的药材都是我儿子给提供的,本村人除非是太金贵的药材,剩下只要是大青山里有的药材我们都不要钱的,都是一个村的,随便给两个鸡蛋一把子红枣这就算结了。”李母客气的笑着。

“哦,那他岂不是少了很多收入么?为什么没人找他看病呢?以前我听说过他手艺不错的,不少人找他吧。”管事似乎有意探问学武的事情。

“哎!别提了,以前他在药铺学手艺,现在学满回家来了,找他的人也就少了,不奇怪。”李母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强撑笑容。

管事的眼珠转了转,似乎和打听到的流言还真的是属实的,心中微叹一声,觉得这次出来可能错了,要是让老爷知道他们家……仗势欺人怕是要气急了吧。

“您家这幅图可真是好看啊,我瞧着像是真迹啊。”管事的半真半假的探问着。

李母噗嗤一声笑了,“啥真迹呀,我不懂。不过我知道这是我闺女自己画的,我亲眼看见她画的,我婆婆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琴棋书画都学过的,她说有九分像了,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什么,我婆婆说可以挂出来就挂了。”

李母颇为骄傲的炫耀女儿能干,意思是我闺女会画画,至于真迹她完全不知道这是谁的画,到底好在哪了。

“哦,那您可有福气啊,有个好闺女呢。”管事的这才点点头,这才对么?我就说农家院怎么会藏真迹啊,不过能把真迹模仿的九分像已经是水平很高了,他家小姐都没这个本事,还从帝都请的最好的女夫子来教的呢。